首页

割还是不割,是一个问题


明哥年少时也想过割包皮,因为看到杂志以及一些医院的广告上对割包皮的吹虚。很庆幸当年没有一时冲动。明哥坚信,包皮是对龟头的保护,也让龟头保持敏感,同是包皮本身,也是有快感的。如果有谁劝明哥去把包皮割了,我想八成要结仇的了。
现在我找了一些文章,有割包皮想法的朋友可以做个参考。明哥本人是建议你,除非没有办法了,否则绝对不要去做这个手术。即使有人的包皮发炎,也没必要。只要注意卫生,消炎就可以了。要知道,男人没有包皮,打飞机都不容易打了……

网上无意搜到一个强贴http://bbs.hefei.cc/thread-11651439-1-1.html是几张路边割包皮的照片。明哥都震惊了。一开始还想把图片转过来,想想不妥。心理不强大者勿点开看。

首先费用上有陷进
明哥在网上看到两段话
那么简单啊!我做包皮手术花了4000多!经历和你差不多!就是没签字什么的!
一开始医生说做只要100多快钱!我以为是真的!其实做了手术后的那些治疗....!做手术才刚刚开始啊!做手术是才150多![搞活动.平时不只那么多]然后每天去做治疗!消炎什么的!一天300多!我去了10多天!哎!还有就是有三天有事没去!裁了线还要做治疗啊!晕!不说了!越说越生气!

一名大学生到南宁市中华路南宁曙光医院做割包皮手术, 原以为只需花费1260元,结果短短七八天时间, 花去了1万多元 。怀疑其中有“消费陷阱”,该男生及其母亲于5月16日下午前往医院申诉,对方只答应减免2000元。医院解释说,他们收费是合理的,至于包皮手术为何收费这么高,是因为该男生还相应做了性功能障碍物理治疗。(5月17日《南国早报》)

高考状元,留美生物学博士谈  包皮该不该割?

去年11月我到以色列访问。有一天正在特拉维夫的一家餐馆吃午饭时,我听到隔壁的房间人声鼎沸,便过去看个究竟。原来那里正在为一个犹太新生儿举行割礼仪式,于是我在一旁观看了整个过程。医生一刀下去,新生儿疼得大哭起来,我的心不由一紧。按照犹太教的教规,犹太男孩在出生第八天时要举行割礼,也就是把阴茎包皮全部或部分切除。据称这是犹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以这种方式和上帝立誓约。阿拉伯人也把亚伯拉罕当祖先,所以穆斯林男人也普遍做割礼,虽然没有犹太人那么严格,割礼时间也没有那么确定,从出生到青春期都可以。穆斯林占了全世界做过包皮环切手术的男人中的大部分。全世界15岁以上的男人大约有30%做过环切,其中三分之二是穆斯林,还有0.8%是犹太人。
这是因为宗教的原因做的割礼。
有人是因为医疗的原因,为了治病不得不做环切。其中最常见的是由于包茎,也就是包皮开口太小,包皮没法后退露出龟头。但是由于医疗原因做环切的人数很少。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穆斯林的男人做环切,大部分是因为社会或文化的原因。例如,大部分的美国男孩出生没多久都做环切,成了一种常规手术,而欧洲、南美洲各国就没有这么做。
美国的这种做法最初还是从英国传过去的。在19世纪下半叶,麻醉和消毒方法的发明,让环切手术变得相对简单、安全。最初的一些流行病学调查发现环切似乎能降低某些疾病的发病率。例如1855年的一项调查发现,非犹太患者有61%得了梅毒,而犹太患者只有19%得。因此英国医学界就开始提倡通过做环切来预防疾病,声称它不仅能预防像梅毒、淋病等性病,还能预防或治疗手淫(在维多利亚时期被视为能导致无数疾病的恶性)、酗酒、痛风、癫痫、头疼等等各种各样的疾病——现在看来,这些当然都是无稽之谈。但不管怎样,到进入20世纪时,英国和美国对新生男婴做环切已经成了常规。
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,英国建立了全民医保系统,医学界对环切的利弊重新进行了评估,认为其风险超过益处,医保不支付环切的费用。 从此英国对新生儿做环切的越来越少,到现在英国男人做过环切的只有6% 。美国则不同,没有全民医保系统,而美国医学界对有没有必要普遍对新生儿做环切争论不休。美国儿科学会在这个问题上也摇摆不定,自1977年起发过几次政策声明,1999、2005年的声明不推荐做常规新生儿环切,但最新的2012年声明却认为新生儿环切的益处超过风险。其结果,美国新生儿大部分仍被做了环切。很多美国父母选择给新生儿子做环切,原因仅仅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长大后显得与众不同。 不过近20年来美国新生儿做环切的比例在下降,从79%降到了55%。
受美国影响,某些历史上不曾有过因为非医疗原因做环切的国家,也流行起做环切来。最典型的是韩国。在1950年之前韩国男人几乎没人做过环切,而现在韩国20岁的年轻人90%做了环切。近年来在中国男大学生中也流行做环切,经常有人来问我该不该做,因为他的同学们都在做。 我怀疑这是受网上色情视频、图片的影响,那些视频、图片的男主角以美国人为主,一般都是做过环切的,就会让人以为那是“正常”状态。国内一些医院为了创收,也乘机推销做环切手术。
这样的手术该不该做呢?如果有包茎等疾病,当然应该做手术。若没有疾病,该不该做手术就要权衡其可能的好处和风险。包皮会分泌油脂,和脱落的细胞混在一起形成包皮垢,如果不经常清洗,就会繁殖细菌,导致感染。一些研究表明,环切降低了患尿路感染、某些性传染病的风险。环切还降低了阴茎癌的风险。 不过,阴茎癌本来就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癌症,所以降低其风险没什么意义。 环切还能降低被传染上艾滋病的风险达50%。但是环切只是降低并不消除得性传染病的风险。如果误以为环切可以代替安全性行为,那么反而更危险。
环切是一种手术,手术就有发生并发症的风险。环切常见的并发症包括疼痛、大出血、红肿、伤口感染、包皮切得过多、包皮切得过少、龟头受损、排尿障碍、勃起障碍等,成年人在正规诊所做环切发生并发症的比例大约是2%,如果不是在正规诊所做的手术,或是由没经验的医生做的手术,并发症的比例就要高得多, 甚至可能引起更严重的并发症,例如性功能丧失、死亡。 新生儿做环切发生并发症的比例要比成年人的低,这是那些支持对新生儿做环切的一个理由。
很多人把包皮当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,认为切掉了无所谓,只要不发生手术并发症就行。这是个误解。 包皮也有自己的功能。胎儿在子宫中发育时,包皮起到保护阴茎的作用。在平时,包皮也能起到润湿、保护龟头的作用。包皮上面有丰富的神经末梢,是男性一个重要的性感区。切除包皮,相当于切掉了一块最敏感的皮肤,而且环切后龟头平时都处于裸露状态,会变得没那么敏感。2007年的一项实验表明,环切让阴茎丧失了最敏感的部分。
环切的益处,没有环切的人是可以通过做好个人卫生和安全性行为来获得的。而包皮一旦被切除,就回不来了(最多只能通过拉伸剩余的包皮来重建)。成年人有没有必要做环切,应该根据自己的生活习惯,权衡其利弊做出选择。例如,如果生活在艾滋病肆虐的地区,经常发生不安全性行为,那么做环切就可能是个很好的选择。新生儿却没有自己选择的可能,由父母代劳。婴儿刚出生就要他们承担起长大后预防性传染的责任,这样的选择是否恰当?如果一出生就接受环切的婴儿长大后是一个注意个人卫生、生活检点的好男人,那就要怪父母为他们做出了错误选择,让他们无谓地失去了身体的一个敏感部分。
(作者:方是民2013.1.9《新华每日电讯》方是民是1985年高考福建省语文单科状元)

新闻1:男子割包皮后水肿照神灯阴茎烤熟 被迫切除

新闻2:打工仔包皮手术后龟头坏死

上一篇【走进黑丝】魅惑福利第3期

返回列表页:女人

分享到: